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的博客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芯片初升设备降 运营转型个人旺


11月是一个从金黄色收获季节走向皑皑白雪的新年气氛的过渡阶段,全世界的电信产业都在为12月初在香港的ITU世界电信展而忙碌准备着。作为C114和In-Stat China共同推出的第一期每月电信评论,我一直在思考: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评论形式,在中国比较新颖而对于业界同仁来说,比较能启发思考。


在11月的最后一天,我拿到了C114编辑为我们特地准备的过去四周电信行业所发生的新闻的汇编,厚厚的一本,把我的分析师们都集中到最大的一个会议室。我一直很喜欢美国人Leo Laporte所办的每周技术界评论节目(TWIT, This Week In Technology),他就是每次把有观点的人请到演播室,把每周的重要新闻拿出来评论一番,对听的人来说内容丰富、形式趣味。


因此我下面的每月电信评论就是一个TWIT的学习尝试。这次由我主笔,记录下来我们这次对本月新闻的评论实录,供各位业内朋友参考。为了让您能够把握事物发生的内在逻辑,我打算按照产业链的方式,来组织这次的“每月电信评论”:从芯片业、设备商、运营商一直谈到政府的一些新动向,最后再作一个总结。


11月份,在掌握高端技术的芯片业方面,最热的话题当然是TD-SCDMA。德州仪器在北京召开了无线通信大会,我在该会上主持的3G讨论中很多是针对TD的。深居浅出的德州仪器CEO也特地赶来助阵,足可以见到世界芯片巨头对中国手机市场的重视,因为我们国家1年的手机消费量就有1个多亿,再加上出口的手机(包括诺基亚和摩托都有从中国的出口),占据了世界手机产量的接近半壁江山,这足以让中国的芯片业也对此充满了遐想。


鼎芯半导体在11月发布了全球第一颗的TD手机射频芯片。但是在给友好用户的2万台测试 TD手机的发货中,还是要以15日为一个周期来发芯片。我们半导体分析师颜健对此的解释是:这2万台的手机还要分15家厂商来供货,每家的量只有1-2千个,这么小的批量对于芯片公司来说就很麻烦,所以不能保证正常的供货。如果TD正式开始放号的话,只要有批量,芯片应该是可以正常供货的。


无线局域网WLAN的采用在持续加速,我本人就在广州看到一个韩国公司的计划,利用广电的城际光纤网络资源,加上WLAN的AP,来提供移动电视的服务给各种设备。因此中国的芯片公司也瞄准了这一个市场,中科院半导体所研制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802.11a无线宽带芯片。作为WLAN的安全方面的提升技术,WAPI产业联盟在深圳高交会上也签署了三家单位采用WAPI的协议,表现了联盟新的思路:从产业入手作成事实标准,希望政府采购能够助其一臂之力。


近期中国的GPS行业有悄然启动之势,西安华迅公司发布了中国第一颗高性能GPS芯片组。结合我们业务总监张炜力从11月上海的导航论坛(NaviForum)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中国在2006年销售了700万辆汽车,成为世界第二的汽车大国,导航产业的启动对GPS芯片公司来说是一个福音。另外,中星微琢磨多时的3G手机多媒体芯片,也在大唐的3G手机测试中得到了应用。


接着我们来说说设备商,这个圈子里的主题词是并购。明基买了西门子的手机部门,不堪重负只要宣布破产;诺基亚合并了西门子的电信设备部门,可能双方都是北欧国家的缘故,好像进展地还比较顺利。西门子从电力、交通和医疗设备等传统行业中很赚钱,当然懒得再在拼死拼活的电信业中恋战了。可怜的是明基,国际品牌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还是华为比较精明,请来了刚退休的英国电信(BT)的首席技术官 Mick Reeve来担任公司战略顾问,请人总是比买公司更合算的吧。


当然11月份影响最大的事件,还是3Com回购华为3Com公司股份的事,这是否意味着企业网络市场比运营商网络市场更加精彩?还是说明华为现在对借助华三进攻北美市场的兴趣索然?我认为后者的原因更大一些,因为随着全球电信运营商面对的互联网挑战越来越大,设备商肯定会是更加看重企业网市场的。华为现在面对日益整合的设备商行业,现在要考虑如何做大规模,是自然成长?还是并购中兴通讯、摩托罗拉网络部,来对抗全世界的三巨头(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我个人建议是后者。


再说一下运营商市场,其主题词是转型。互联网使得Google这样的公司,不需要支付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就可以来运营语音(GTalk)和视频(YouTube)等多种业务了,俨然是一幅准电信服务商(MSO, Multi-Service Operator)的姿态,这能不让全球的电信运营商着急上火吗?甚至连南京电信尝试性地按流量计费,造成轩然大波而作罢。所以,所有的人都在谈转型:固网要向移动转型、移动要向固定移动融合转型、单纯的通道服务要向信息化服务转型、单纯的国内服务要向国际化转型。


网通和西班牙电信合伙买了电讯盈科的30%股份,联通进入了越南电信市场市场,看来中国的电信运营商要在世界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是国际化并不是一条坦途,以始料未及的谢文入主雅虎中国事件为例。10月份刚刚信誓旦旦地就任,谢文给自己打90分职位适应度,但是在跟马云去美国见了一次杨致远之后,才40天就宣布辞职,让众人很是诧异,看来雅虎现在在中国又着急又没头绪,弄不好落下一个 eBay的下场,分析师们一致认为是“不能适合中国的国情”所致,再次说明草根化的重要性。


最后说说政府方面,在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论大师佛里德曼去世之际,我们政府提出来管制的方面越来越多,比如独立WAP站点、网络视频都准备要备案、手机号码和博客也准备要搞实名制;相比之下,我们可能还是更加希望看到小政府的高效率。另外有,手机行业酝酿标准化、国家对手机售后服务市场专项检查、万人诉讼SP违规收费等,这些都是对消费者很有利的。我们分析师们尤其喜欢手机充电器接口、耳机接口标准化的提法,要是通过一个USB接口各家的充电器和耳机都能混用就好了。


在企业网络市场方面,网络安全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但是企业的IP通讯也在升温之中。中国企业的语音信息化方面甚至要落后于数据应用,在ERP和CRM已经大行其道的今天,有多少企业已经采用了电话会议系统来定期进行沟通呢?Avaya公司并购了Traverse公司的移动网办公分机解决方案,而思科中国在广州也巡展了其美轮美奂的统一通信系统。但是总的来说,我们分析师还是感到个人市场对 ICT的需求比企业市场要强劲许多,大家应该对消费者市场更加关注一些。


总结一下11月份的情形:中国芯片行业欣欣向荣,就像十年前的华为、中兴刚起步,尤其是中国自主标准的芯片将会在未来2-3年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设备商的日子不好过,想着如何去并购;而运营商,凭借其巨大的现金收入还能过几年好日子,但是也忧心忡忡想着转型。转向什么方面呢?中国是个消费者大国,运营商有足够的空间去充分满足现代人个性化互动性的需求。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432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12月 4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给创投上课:运营虚拟草根社区



如果让你从投资者和创业者两者之间选出一个弱势群体的话,你会挑选谁?估计十有八九的人会选择创业者。但是我不这么看。在最近几次的会议中,我接触到的风险投资者,都告诉我他们最大的挑战是:找不到真正好的项目。那么什么是真正好的项目呢?我写了一首七言绝句,就算是给创业者指点一下迷津,帮助创业者想VC 之所想,急VC之所急。


这首七言绝句是这么说的:产品客户能收钱,简单扩展有壁垒,趋势独特可持续,团队人脉养小孩。这分别是从四个方面说的,包括了从入门到精通,从外部到内部。产品、客户、能收钱,是任何生意的基础,就是开一个饭馆也得具备这样的条件。产品就是你的主打价值提供是什么,很多创业者侃侃而谈很有吸引力,但是让人不知道能从他那里买什么,眼球注意力转化不了价值。这其实也是生意中最难的,中国的企业都是草根性发展起来的,头一两年往往是在跌跌撞撞找产品定位和公司定位的过程中。


“客户、能收钱”的意思是,不管你卖什么,得有人买;先不要说能挣钱,就是有利润,这其实很难的;先说是不是能收钱,即能否有营业额。还是拿饭馆的例子,因为中国人民以食为天,以吃饭举例谁都听得懂。你得有菜卖,一个鱼香肉丝卖十块钱,就看有否人进来到此饭馆吃饭,吃饭的人是否心甘情愿能把这个单给买了。有了这第一步才能考虑下一步他是否还来吃饭,即回头客的问题。


然后谈高级要求,必须是“简单”的生意,比如房地产的生意就很好,雇个傻子也能在那里收房租,每年房租还在涨,这就是最好的生意。如果你的商业计划书说了15秒钟,VC还是听不懂,那就不是好生意,因为换了普通消费者就更加听不懂了,那谁还买单呀。“扩展”是说该生意要有爆发性,细水长流的生意VC不感兴趣,因为不好拿着这个故事去股市上套现。本来吗,生意的本质就是要把复杂的简单化,把简单的重复化,从重复的事情中才能赚钱。


“有壁垒”就是一个技术活了,要么是有专利保护(但是专利在中国的保护效力要打问号),要么是独门绝活。这在中国这一善于一拥而上的市场中非常重要。品牌能构成壁垒但是需要时间,管理能构成壁垒但是需要耐力,我的个人观点是在中国营销渠道对壁垒的构成是最重要的,供各位创业者参考。因此“简单扩展有壁垒”,我就称之为做企业的高级水平,往往很多从兴趣爱好开始的个人站长式的网站,在这方面是比较强的,但他们要补的是生意的基础,就是请个职业经理人进来,做出“产品客户能收钱”来把网站的影响力变现。


“趋势、独特、可持续”是指企业家要看清楚外部环境。作为业内领先国际知名的市场研究公司In-Stat,就是把帮助企业研究行业趋势作为己任。我经常建议创业者要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来评估自己的企业,想象一下如果提前10年、如果推迟10年、或者换到美国、换到非洲去开办这个公司,会有什么样的不同。每个企业都没有一个现成的公式可以去拷贝,需要发挥的是发自你内心的动力源泉;因为你是一个独特的人,所以这个公司也应该具有其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


“可持续”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不要急功近利,要沉住气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上深入下去扎扎实实地练好内功,另一方面是说入行的时候,需要选择那些收入可持续的行业。比如PC行业,就不可持续,因为你分辨不出来双核和单核给你所带来的性能上的差异;比如汽车行业,也不可持续,因为50万的车和5万的车都一样能跑,都能跑到每小时百公里以上。那么什么是可持续的呢?惟有以运营形式所提供的服务,每年收服务费的方式,是可持续的。


从内部看,用人的问题还是第一位的。所以我总结了最后的七个字:团队、人脉、养小孩。团队里面,最少要有两个人一起干,不容易泄气。一个人主外,市场营销和销售大师,八面玲珑的样子;一个人主内,产品研发和客户服务,呆傻干活的样子。人脉的意思是说,企业需要各方面的资源,因此需要培养一些长袖善舞的资源整合者,总是能够介绍新的资源进来,让企业逐步逐步跨上台阶。“养小孩”的意思是说,企业创办起来,最重要的不是资金,而是咬紧牙关闯过去的创业精神;即使自己饿肚子,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得吃,凭着这股劲才能把企业做上去。


我解释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把这融资的秘诀—七言真经,给大家讲清楚了,希望是这样。下面我来讲讲,每次在In-Stat的趋势发布会的时候,我在台上滔滔不绝,VC投资者们在台下不断记笔记的四大要点给大家阐述一下,那就是总结起来八个字:运营、虚拟、草根、社区。


运营的意思是,如果你今天还只是想着卖硬件或者卖软件,那就是落伍了。客户关系需要日常性的维持,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地给他们提供能够收费的服务,而不是以前那种一次性的交易。价值已经从现实的虚拟的物品,转移到了以客户价值为核心的不断运营上。每个企业将来都会变成运营型的企业,与消费者不断对话,不断互动中共同创造价值。


虚拟的含义是,现在谁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完成一件任务,竞争已经上升到了价值圈和价值圈的竞争了。所以当你运作一个生意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与合作伙伴共赢的思路,把价值链水平地分层,然后每个伙伴来完成其中一层的工作,都聚焦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上。你也可以选择把一个解决方案从头做到底,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必然是丧失了扩展性,离成功越来越远,请记住“世界是平的”。


草根的意思是:永远不要相信你的客户比你傻。Web2.0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把广大的网民发动起来,不要工资不惜代价地在那里为网站创造价值,比如百度的贴吧上当粉丝们为周笔畅浴血奋战的时候,已经很难分清楚谁是厂家谁是消费者了。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社会,消费者要求企业:知道我是谁、记住我是谁、把你所有的牌都摊到台面上、让我来驱动你的流程、给我一张脸看给我一个声音听、帮助我达到我的目标。你能再无视草根的力量吗?


社区的含义是:未来我们的工作,都会在虚拟社区中完成,就像今天那些玩网络游戏的小孩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不妨碍他们组成各种部落和种族,共同去完成一个任务。所以作为企业家的你,能否把你的核心客户以及渠道伙伴团结在你的网上社区中,不断地往前演进而生生不息?这种社区应该是民主的,让每个人能够畅所欲言,产生归属感、认同感及凝聚力。


所以总结一下,如果你在企业的方向和产品的定位上,能够把握上面我所介绍的“运营、虚拟、草根、社区”这八个字的话,你就能有机会在你所处的行业中以创新的面目脱颖而出,祝愿你也有一天能够站在讲台上指点行业的发展趋势,下面争着给你投资的VC们纷纷地急促地在记笔记,生怕漏了你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这时候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说投资者也可能转化为“弱势群体”。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418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11月 16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展望2007-碎片化时代的网络融合


随着深秋树叶的飘落,冬的脚步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冬天快到了,那预示着春天就不远了。作为行业分析师,产业发展的领跑者,我们已经开始思考2007年的网络融合产业发展趋势了。In-Stat进入中国将近两年的时间,已经团结了3千名以上的业内伙伴,活跃在网络融合的两个代表性领域:数字家庭和移动娱乐。通过与业内伙伴的交流,我们对2007年提出了以下的展望。


回首2006年,ICT产业最大的得益者应该算数字电视产业了,整体平移进展顺利,机顶盒出货终于放量,连磨蹭了N多年的地面数字电视标准也正式颁布。从最近我们参加的数字电视产业链和新媒体方面的论坛看,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中国广电人在市场竞争中奋起直追的意识觉醒,一方面广电网络商正在完成从单纯网络维护到节目运营的转型,另一方面电视节目商更加市场导向以便与新媒体争夺消费者的注意力。


我们预计2007年的数字电视产业仍将精彩纷呈,机顶盒会向高清和PVR(硬盘录像时移)功能进步,有线运营商将在地面、卫星、IPTV和手机电视的夹击下愈战愈勇。当然,有线运营商面对的一些挑战在2007年会依然存在,那就是:1)如何跨地域联合,把蛋糕做大;2)如何融合多种视频娱乐形式,继续占据视频领域的主力地位。


随着牌照的颁发,在2007IPTV应该没有太大政策变数了,问题仍然是消费者到底愿意为什么样的用户体验支付什么样的费用。对此In-Stat还是比较乐观的,正在做一个大样本的消费者调研。相信随着IPTV运营商越来越smartIPTV的建设成本因为供应商竞争而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到2007年年底,IPTV的投资回报率将会变得实实在在,更加激发电信运营商的投资热情。


为了给业内伙伴提供扎实的历史和预测数据,我们的分析师正在和产业链方方面面的人对话和交流,努力把拼图的每一部分放到一起。令人欣喜的是,跟踪DTV/IPTV解决方案市场进展的细分历史数据,我们已经完成了,正在着手做预测数据。从中您可以看出我们对该行业认识的深入程度,因为西方的哲人早就说过:知识就是对于事物之间细微差别的认识。


2006年微视频分享网站,因为YouTubeGoogle16.5亿美金收购而着实火了一把。但是在中国,不管是P2P流媒体,还是微视频分享网站,我们预计2007年仍将是痛苦的一年,因为这个行业仍然喧嚣大于实干。在正版内容上,互联网视频很难和专业制作机构去抗衡,人民大众仍然需要传统媒体所代表的判断力,因此草根内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逐步从长尾现象中发挥出自身的影响力来,才会有真金白银的广告费用划拨过来。


互联网永远是一个让人眼晕的地方,但是谁也不敢对此掉以轻心。以挖掘新兴市场机会为己任的In-Stat,已经安排了研究力量,准备在2007年推出来专门针对中国Internet Video的市场研究报告,敬请期待。相比宽带互联网,无线无联网最近倒是比较安静。国内的主流移动运营商,都在为3G牌照而备战,我们感受到的是大战来临前,战场上鸦雀无声的寂静。


好在手机终端的热点还是持续不断,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这两位老将,利用强势品牌推出低价手机,吻合目前中国移动通讯往城乡渗透的发展趋势,两者相加一度占据了50%以上的市场份额。国内的手机公司,除了深圳一些小品牌的出口形势红火之外,只有联想真正能够在全线市场上与国际厂商展开全方位的较量。2006年的中国市场手机发货量达到1个亿以上,比上年增长2成以上,让整个手机产业链的参与者都挣得盆盈钵满。


为了反映中国手机市场日益重要的地位,In-Stat特定推出了针对手机市场的细分数据库,可以智能手机、多媒体手机、超低价手机和3G手机等新兴热点为专题,来反映市场的增长趋势,从而为手机芯片和设计公司指点迷津。另外,在手机应用市场上,In-Stat推出了八个新兴热点专题,分别来跟踪移动搜索、移动即时消息、移动邮件、手机电视等市场的用户数和厂商竞争格局。各大手机应用都在等待戈多在2007年的最终出现:3G牌照颁发。


我们相信未来的世界中,人们更加愿意采用打包外卖的方式来随时随地获得贴身的娱乐体验,因此以手机为中心的移动娱乐方式将会深入人心。在手机市场红火的背后,我们也将会看到另外两类便携设备在2007年获得用户的广泛采用,那就是PND(Personal Navigation Device,便携式导航设备)PMP(Portable Media Player,便携式媒体播放器),这些都是地图数据及软件和多媒体芯片供应商的商机所在。


那么我们最后来说说VoIP,预计2007年虚拟运营商仍然将会虚拟,设备商只要把握住语音从电路交换向分组交换发展的潮流,不管是卖设备给主流运营商还是虚拟运营商,都是很有机会的。中国的个人用户在2007年将会开始采用双模手机在蜂窝网和无线局域网中自由切换;而在企业网领域,按需软件服务和网络安全将仍然是2007年的热点。 


在如火如荼的全民娱乐时代,我们2007年的主题词将会是:电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和移动娱乐。硅谷已经被好莱坞人士所占领,ICT产业的驱动力是娱乐化。那么娱乐化之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广告化微软的发展方向是把WindowsOffice免费提供而通过广告来收费(类似最近大受诟病的流氓软件),谷歌的发展方向是在每个视频片断中植入AdSense。因此媒体、娱乐、广告三者的融合,是网络融合中新泛起的浪花。


为什么广告变得这么核心?原因在于我们所处社会在日益碎片化。我曾经住在旧金山的同学家里,他是个美国人在欧洲和我一起读的MBA,但是他竟然没有听说过《富爸爸穷爸爸》这本书,让我大吃一惊。后来接触美国社会时间长了,我也就见怪不怪了,美国没有像中国央视新闻联播这样的所有人都会看的节目,每个人为了竞争只能专业化道路上越扎越深,导致了碎片化,而广告将成为融合各种碎片价值的弥补手段。


所以在2007年,融合和碎片、极大和极小,这样的两极分化会更加明显。您和您的企业是否做好准备了?In-Stat在年底之前,为了各位明年的战略规划,推出了针对中国和全球的TV/Handset/Mobile-application/VoIP的市场跟踪数据库服务,传承了多年的高科技市场研究数据统计和预测的传统,并且能给您讲述数据背后的故事。如果您对我们的数据库和研究报告,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尽请发邮件联系我们: info @ instat.com.cn。只有您们的支持,我们才能成长,才能更好地服务您。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404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10月 30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IPTV就像我家的三角关系


进入2006年的夏季,因为世界杯的亢奋作用,IPTV的热潮又有所起动。我昨天在上海百视通看了一下他们的IPTV演示,确实让我很喜欢:实时播放的70 多个电视节目可以快进快退,进入VoD界面后有48小时的电视节目可以回放,另外还有预约挂号、查电话号簿等功能。每个月60元的开销,我觉得自己作为消费者的角度,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比在电视前等节目或者到大街上希望碰运气找到自己爱看的片子要更省事一些。


作为专业的市场研究公司,我们In-Stat的定位就是在网络融合的世界中为业者指引商机,所以我们的分析师一直在深入研究全球和中国的IPTV市场,在构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市场数据库,能够让业者随时通过最详实和权威的市场数据,把握市场发展的脉络,在决策的时候多一些理性少一些冲动。


在中国的IPTV市场,有很多中国消费者对视频内容消费的习惯、政府对内容的管制、广电和电信的监管问题等。如果跳出中国的市场来看IPTV,IPTV确实代表着三网融合的趋势。我猛然感到IPTV的产业链关系,就像是我自己家中的三角关系。下面来具体阐述一下。


我儿子这两年茁壮成长,在上幼儿园的中班。前几天他妈妈说想给他转幼儿园,随口说了一个 “我们家要搬家”的借口。我连忙说:“这可不好,让儿子学会的话,他将来就知道撒谎了。”我儿子马上说:“我早就学会了。”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所以,总结我家的人际关系,正好是一个三角形:我管着我儿子,我儿子管着我太太,我太太管着我。也许三角形是一个最稳定的结构吧,倒也其乐融融。


全球的IPTV产业中,最关键的当然是运营商。但是运营商为了吸引用户从现存的有线电视或卫星电视转换过来,必然要拿品牌内容作诱饵,所以他们要求着内容商。内容商当然对IP的东西是心存狐疑的,毕竟在互联网上如火如荼的盗版运动,让他们的心一直很受伤,所以提出来要确保安全才行,所以内容上要求着技术商来做好内容保护工作。但是技术商反过来又要去求运营商,因为不管再好的内容保护技术 (DRM),没有运营商用就不会有收入,时间长了会让技术商饿死的。


所以说IPTV虽然代表方向,但是这种三者相互牵制的问题出现,真是让人头疼。我听到很多的运营商在说:“IPTV就是技术商和内容商来忽悠我们的,他们得益最大,兄弟们不要轻易上当。”但是中国电信研究院的韦总也表态了,IPTV不能不上,因为通过捆绑三网融合的业务来降低客户的流失率,是重要的防守反击策略。


那么作为行业独立的分析师公司,我们历来提供以提供真知灼见为己任。那么In-Stat 是怎么认为的呢?我们实际上是看到了一些希望的曙光了。比如苹果公司的iPod中,现在已经引入了迪斯尼公司的视频品牌内容,而且也可以通过 podcast的方式接入很多web2.0的草根内容,以其卓越的易用体验和透明的内容保护机制,让大量的消费者享受到了愉悦的体验。


这也许就是IPTV的未来趋势吧。把互联网上大量的鲜活的视频内容和专业内容公司所制作的大片内容结合起来,通过一个大量经过编排的资源库,然后通过支持P2P的机顶盒传输到最易于使用的电视机屏幕上,这就是IPTV的未来。


但是具体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广告的收入机制是第一位要考虑的,因为老百姓没有为内容付费的习惯,但是甘于被广告狂轰滥炸。顺便说一句,我在建议相关的政府机关,要立法禁止在电视节目进入广告时间的时候突然开大音量,这让人在看节目的时候听不清楚而到节目时间的时候又非常震耳。由此可见,中国的电视运营商是多么地偏向广告商的利益,但是需要法制的力量来均衡消费者的利益保护。


我相信IPTV会在将来的3年内继续看起来很美,愿意还不是我上面所说的三角关系的制约。不管是编解码格式,还是内容保护技术标准,都是可以解决的,唯一不能解决的是中国电信运营商的资金问题。赶上3G的建设高峰,明摆着移动语音很挣钱的情况下,又有多少电信建设资金会进入IPTV的建设呢。我相信会很少。所以电信在说IPTV的时候,我听上去就像听我儿子在说他长大了要去当警察。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83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9月 29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写在太平洋高空的中美科技趋势比较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正在美联航的大型客机上,飞行在旧金山到北京的路途中,下面是一望无际蔚蓝色的太平洋。两周之前,我只身从首都机场直飞到了芝加哥;两周内经过了无数的机场,一直在起飞降落再起飞再降落的过程中,着实对美国的高科技市场前沿作了一个深入的亲身接触。


在美国的第一站是在丹佛旁边的Vail山区度假胜地中参加了一个美国高科技投资的年度峰会。该会吸引了200多名投资家、基金经理、高科技公司的CxO来参加。一共有4位做主题发言的嘉宾,我排在高通和Juniper公司的CEO之后,作为第三名嘉宾讲了一个小时:中国高科技市场发展的趋势思考。


美国这一段时间的高科技市场发展遇到一些阻碍,投资者士气比较低落,因为整个行业都在转型的过程中,新的领导者还没有真正浮现出来。总的来说,可以归纳为五个转型:从PC向移动设备的转型、从传统软件向网络服务的转型、从2.5G向3G的转型、从VoIP向IPTV的转型、从信息化向互动广告的转型。


与会者一致看好的是:中国在全球的高科技市场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
角色,将会引领未来20年的潮流。在稍后的China as a new frontier的圆桌讨论中,一位已经在中国投资半导体分销行业的老美,劝说听众:中国并不神秘,应该去那里开拓,Just Do It。我补充说:中国的变化日新月异,Just Do It已经不够了,要抓紧时机发展,我们In-Stat的口号是Just Did It。大家都笑了。


传统的IT硬件领域,现在的热点是数据中心;传统的IT软件领域,现在的热点是智能分析;半导体行业依然强劲,集中在消费电子IC和半导体设备两个热点上;而新出现的热点则是电子商务、移动娱乐和网络软件。我分别参加了这三个新热点的圆桌讨论,了解到不少新的进展。


电子商务方面,传统的eBay和Amazon依然是领头羊,但是eBay已经遇到生命周期的问题,销售效果在下降,另外因为上eBay的人都价格敏感,所以eBay逐渐成为一个处理积压品的好地方,Amazon则现在帮很多的网上商店代卖东西,留给网上商店的灵活性就不大了。除了与eBay、Amazon合作之外,网上商店现在招揽客户的三大途径是:搜索引擎、比较购物和客户直接来访,搜索引擎是最主要的,因此浮现了一系列的公司现在在做web analytics,搞一群软件分析师来做marketing,计算针对每个产品所买的keyword的投资回报率,是电子商务方面最热的话题。


移动娱乐方面,大家都承认Apple的iPod取得了彻底的成功,全球有2千万台 iPod,销售了10亿多首歌曲,也给整个数字娱乐行业指名了发展的方向。现在的热点是如何彻底摆脱PC的束缚,比如Podcast或者video等内容,直接通过移动网络或者广播网络下传给移动设备,用户可以在收听节目的时候看到该内容的题目、演员等信息,直接点击就可以购买,进行标记或者下载。所有生产者和参与者之间还可以进行各种共享和互动。


网络软件方面,热点名词有两个“On-Demand”和“Open Source”。让我最受震撼的是SugarCRM的John的发言,他认为Open Source是未来,因为好的软件需要大家一起来创作,并且不需要花费50%的成本像传统软件那样去做营销,所有他的CRM应用软件是完全免费在网上开放源码可以下载的,因此SugarCRM很快赢得广大用户和第三方开发者的欢心,导致整个CRM行业都要面临重组。顺便透露一句,我们In-Stat也在用 SugarCRM在做客户和销售机会的管理,属于受益者之一。


后来,我飞到了半导体精英聚集的德克萨斯州Austin,拜访了飞思卡尔的朋友们。我花了一个多小时向他们介绍了中国电信和电视运营商的转型战略,谈了我们对中国自主创新的认识。紧接着,我在我们美国同事的陪同下,飞到圣地亚哥高通的总部、圣何塞的博通、斯科、Seagate等公司作了演讲。正巧碰到英国的恐怖事件,常常要在旅客代检的队伍中排一个多小时,也感受到美国人出行的便利性在下降。


每到一个机场,在等待的间隙中,我会注意观察两件事:有没有免费的WiFi上网、找一个旁边能够插电源的位置。这两个问题如果能够顺利解决的话,我就可以像在办公室中一样地开始工作了。美国人很具有创新精神,甚至有专门的装在钥匙圈上的小东西,帮你寻找免费的WiFi网络。恐怖事件的袭击,导致每个人上飞机之前都要把各种液体油脂类的东西扔掉,害得我到每个宾馆都得找牙膏;不过也有好的的一面,那就是有些人取消了出行的想法,今天回北京的美联航飞机上就比较空,坐着舒服。


我还利用周末的时间,到西雅图的朋友家,住了两天,体会到中美之间一个生活的最大差别:美国peaceful life,中国exciting life。我还和朋友谈了很多新的高科技创业亮点,比如有一个叫Kevin Rose的小伙子,建了一个www.digg.com,让网民在其上推荐好的新闻故事,在一年半的时间中身价就涨到6千万美元。我的朋友还给我看了local.live.com上面的三维照片服务,能够轻易地找到他家的房子,并且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让人印象深刻。


现在空中小姐正推着餐车向我走来,也提醒我一篇博客不能写得太长了。今天就此搁笔吧,接下来我还会花时间来写写运营商和消费者之间的斗争、内容和广告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以及中国的网络文学对我们In-Stat China这样的专业研究机构的启示。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41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8月 1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穿过SP黑暗的运营商的脸


中国移动在7月初出台了,对SP进一步加强治理的政策,在行业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悲观的论调在市场上流行,SP垂死之说到处流传;作为全球专业的通讯行业市场研究公司,In-Stat的分析师在和行业内人士广泛接触的基础上,对这个政策的影响,抱谨慎观望态度,并不是一味地唱空。


在移动增值业务市场上摸爬滚打的SP们,干的是农业,因为一样是看天吃饭的。只不过这里的老天爷,不是大自然的老天爷,而是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无线运营商。自从2000年推出移动梦网之后,运营商就为这些做增值业务的SP们提供代计费代收费的服务,并且从信息费中分成,经典的比例是拿到15%的信息费而流量费全部归运营商所有。


按理说中国移动提供的只是一种代计代收的服务,既然是服务就有一个服务质量的问题。但是因为中国移动在整个产业链中太重要了,单个的SP根本无法与其抗争,即使你是在Nasdaq上市的SP公司的老总,中国移动的随便一个小员工也可以把你呼来喝去。因为大家的饭碗都来自于每月与移动的结账,但是该账单又不受任何第三方独立审计的,运营商于是拥有至高无上的决定权,神似上帝。


进入2006年,形势更是严峻。移动把公司口号从“移动通信专家”变为了“移动信息专家”,进一步明确了要做内容而非单纯信息管道的信心和决心。再加上对SP业务整治了将近两年,政府仍然认为SP的产品质量和服务依旧存在很大问题,影响到了3G牌照的发放问题,中国移动于是乎在7月初出台了更为严厉的管制政策,让那些在纳市上市的SP公司的股价应声而落,并且所有的SP公司都加班加点连夜奋战在找出路。


SP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中国大大小小的约有几千家。除了房地产行业,SP是一夜暴富效应比较明显的地方。所有从她诞生以来,就引来很多的争议:不良内容、骗取钱财、钻游戏规则的漏洞,都是SP行业受到诟病比较多的原因,也已经几起几落了,让行业中的人开始产生动摇。一个流行的说法是:韩国是中国在移动增值业务方面学习的国家,他们的短信已经不行了,而WAP也在走下坡路,所以大家都有一种日薄西山的感觉,对SP的前景表示怀疑。


怀疑是怀疑,但是不能转行;因为环顾一下四周,没有比SP更赚钱的行业了,前十大SP公司的毛利率都在50%以上。Easy money挣多了之后,当然干不动那些挣钱少的活了。In-Stat作为全球领先的高科技行业研究公司,一直是看好中国的移动数据服务市场的。每年中国会新增5-6千万的手机用户,每年的手机销售量上亿,3G牌照即将发放等,都是对SP市场的基本面的利好因素,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从移动运营商来说,他们扮演者监管者的角色,就要对SP严加管制;但是光2005年运营商就从SP业务中,流量费加上信息分成费,收入达到70亿美元,是所有上市SP公司的总收入(13亿美元)的六倍,而且比前一年增长了60%,超过了SP 公司的收入增长速度。作为要让资产保值增值的运营商来说,不会坐视这部分利益受损的,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SP公司的创新内容,来吸引那些口味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无常的年轻消费人群。


SP的出路实际大家都很明白,要成为content developer,真正创作出来对用户有粘性的产品和服务。另外,要往手机内置和互联网Web 2.0去发展,也是大家的共识。关键是理解消费者的需求,但是这对于长期看运营商的脸吃饭的SP来说,有点难。难在现在既不是资产阶级(富裕到中国移动的程度)、也不是无产阶级(毕竟现在每个月还从移动结账很多回来),要闹革命就会前怕狼后怕虎。


随着中国移动7月初政策的执行,SP们当然还是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想出很多应对方法来,因为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但是In-Stat预测整个市场的水分还是会被挤掉20-30%,小的SP要遭殃了。真的是在这一片SP的黑暗中,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消费者价值定位,然后投入下去精耕细作长期耕耘,而不能像以前那么浮躁了。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拿起头来,你能看到运营商微笑的脸,因为他知道在3G时代他将会更加需要你。


2006-7-18晚7点,写于中粮广场星巴克。
Jason Yin of In-Stat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23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7月 21st, 2006 未分类 1,376条评论

青岛 黄海 蓝色创新


昨晚我们坐在青岛著名的饮食一条街-云霄路-的小渔村大排档门外,看着来来往往热闹的休假和商旅人群,开玩笑说:消费电子展(SinoCES)在青岛的召开,至少让青岛的GDP增长了0.5个百分点。今天一早,我就和我们的消费电子分析师Rebecca赶往了青岛国际会展中心,一路上没有看到多少人,和美国CES熙熙攘攘的场景比起来,让我们再次认识到中国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青岛,作为一个黄海之滨的美丽城市,经常让我们这些渴望看到大海的北京人为之向往。出租车驶过石老人海滨,我被一片蓝色的海洋上的碧波涟漪兴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古代中国人不把这个海称为当今非常流行的“蓝海”,而要称为“黄海”,难道预示着我们的产业就只能生活在介于红海和蓝海之间的“黄海”?

进入到会展中心内部,新派的敞亮的大厅,现代化的设施,让我们还是感受到了一些高科技的气息。我们从4号馆开始转,里面有美国展团,但是美国参展商只有可数的几家。不知道是因为怕中国学到他们的产品设计理念,还是认为中国的价格竞争太残酷,美国企业看来对中国市场并没有多少兴趣。

4号馆中,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华旗资讯的展台上还是有很多让我们激动的新产品。Rebecca拿起来那个1000兆像素的爱国者数码相机,仔细端详,很遗憾该产品的外观设计还是笨头笨脑的传统型,一点都不讨巧。倒是华旗数码实验室的一款快照式点菜仪,颇有新意,可以解决一些人机界面的易用性问题。走着走着,还遇到了华旗的冯军总裁,正带着我的老板,IDG集团的熊晓鸽意请你。在转展台;我就抓住这个机会,介绍了我们下周要办的报告发布会暨庆典酒会


随后,我们就转到了国内大型家电厂商汇集的1号馆。通过与几家机顶盒厂商谈,大家都很兴奋,因为今年上半年来看,机顶盒的销量真正开始启动起来了。我们在长虹的机顶盒展台,现场访谈了一位从技术转到销售的四川小伙子。我问他:“在目前数字电视整体转换的形势下,究竟什么是你最大的挑战?”。他毫不迟疑的回答:“老百姓能否养成为电视服务而付费的消费习惯。”

下午的时间,我们是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会议厅度过的,一边享受着免费WiFi上网的优待,一边听着业界的老大轮番上台演说。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真人在台上都比其公布出来的照片,好像要老20岁。这一方面说明各公司的PR很善于维护老板的形象,另一方面也说明你要成为业界大佬必须付出更多的精力代价老得快。

青岛消费电子产业的代言人张瑞敏,并没有出现。海尔来了个副总,从U时代世界是平坦的开始,讲了海尔如何创新出差异性的。英特尔的杨旭,鼓吹互联网的成长,用了一个比喻“大头粗管道”来强调PC终端智能化的重要性。德州仪器的程天纵,俯首往昔,谈了手机市场的高成长,并且没有忘记提醒我们德州仪器占有手机芯片市场的50%以上。

后来的演讲者中,我记得的就两位了:清华同方的陆教授,鼓吹数字电视内容运营的重要性;长虹的一个副总,说面对IT 厂商对客厅的侵蚀,家电厂商也要冲去做手机电视移动化。所有的发言,都是围绕一个字:融合。我于是对Rebecca说,看来我们是有先见之明的,我们已经把融合清晰地定义为我们的核心研究领域。

回忆一天的活动,我这里要讲讲最让我感受到“蓝海战略”的一件事:网络空调。我们的研究总监郑云小姐,去年夏天就表达过:如果能够回家之前,就远程启动家里的空调,一进去就很凉快,不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吗?

我们在海尔的展台上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台网络空调。海尔工厂的青岛女孩,很纯朴热心地给我们演示,如何用短信来远程启动空调,空调接受命令之后,还会回复一条短信给你。我有一种马上给郑云打个电话报喜的冲动。后来和海尔的工程师聊了一下,空调中可以加一个GSM模块,但是缺点就要买个sim卡每个月交月租费。海尔已经向电信运营商申请了几个短信端口,只要你的手机号和配对的空调机作过注册了,运营商就可以在短信接收平台上,通过远程接入到你的家庭网络中去控制你家的空调。

过了一会儿,我们有来到了海信的展台上。他们研发中心的李博士,又给我们演示了一台网络空调。这次不是用短信,而是打个电话过去。该空调上有IVR的自动语音应答,根据语音提示,你按键就可以远程操作空调了。李博士解释说:这种方式可以利用你家现有的电话线,打过去电话几声,没有应答之后,就可以进入自动语音系统了;这比用短信还简单。

我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要不说把CES放到青岛来呢,我真是见识了中国消费电子厂商的创新能力。原来海尔、海信的海,都是蓝海的海,而不是黄海或红海了。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12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7月 7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创新思想的领跑者:新兵小传


创新思想的领跑者:新兵小传


—In-Stat China成长中的心路历程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从去年712日,In-Stat China成立庆典酒会到现在,已经快一年过去了,我们已经在着手准备一周年成立庆典了。如果您想报名参加我们的成立庆典活动的话,请点击这里回首过去的一年,不知道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自己。


 


记得在去年712日的成立酒会上,我为了给各位来宾说明清楚:我们作为专业市场研究公司是干什么业务的,突发奇想,就拿开餐馆来给大家打比方。因为中国人民以食为天,什么抽象的概念一旦联系到饮食上,就变得易于理解了。


 


客户自己也可以做市场研究,就像你有时候也在家里做饭一样;我们只不过是有专业的工具和专业原材料,再由专业而熟练的分析师大厨一加工,可以端出来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不管看着、闻着、吃着都舒服。所以我们本质上是“信息加工服务业”。


 


回顾我们过去一年的“开店”经历,简单地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开店招大厨。我自己以前的工作经历是市场营销经理和大客户销售支持,吃了很多道大餐,但是自己并没有做菜的经验。所以我就去问当时仅有的几个客户,请他们依照自己去各个餐厅吃饭的体验,推荐业内比较出色的大厨。


 


算我幸运,华为公司那时候负责市场研究的王玲给我推荐了业内优秀的咨询专家郑云女士。郑云现在在In-Stat担任研究总监,已经一年有余,带出来了一支富有战斗力的分析师咨询顾问队伍。


 


第二阶段:构架新菜谱。有了子弟兵队伍,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不要把敌人找错了。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去实践并且反复讨论,确立了一套相对科学的产品研发方向决策系统,就是我们话题的选择体系,类似餐馆的菜谱。


 


可怕的一种情况是:客户要的你不生产,你生产的客户不需要;并且在我们这个行业,客户很难事先想出来他三个月之后需要什么报告,而三个月是我们生产报告的一个正常周期。因此即使中国的市场是很大的,产品的切入点仍然很关键,只有找对切入点了,才能多快好省、有积累地提供服务。


 


对于我们现在确定下来的菜谱,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我们针对新产品关注应用面比较多,眼光比较独特,在3C融合和电信业方面比较有特色,作的广而且有技术上的琢磨,属于从半导体产业来的深刻观感。时机的把握上也不错,我们推出的IPTVMobile TV等报告都打中了市场热点的Next Wave


 


第三阶段:群狼齐吆喝。虽然是美资背景,我们的财力也不是无限的,在产品确定后的市场营销过程中,我们很注意如何与合作伙伴来共同营造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我们本身是在两个跨国媒体巨头IDG和锐德集团的平台上,可以很快地与IDG世展、通信世界、电子经理世界、消费电子商讯、综艺杂志等行业媒体打成一片。


 


并且在这一年多来,我们通过提供专业的研究成果、主持业界圆桌讨论等,来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他所处的细分市场领跑,因此也和纵横合力、手机圈等多个专业人脉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所以,在客户眼里,我们总是活跃在第一线,发出很多富有磁性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专业眼球的注意力。


 


经过这三板斧之后,我们公司的知名度和业绩不断提升。在欣欣向荣的同时,我们正在努力解决公司定位的三对矛盾。第一对矛盾是全球化和本地化的矛盾,既要有全球化的思考方式,又要有本地草根成长的顽强生命力;第二对矛盾是定性的战略化能力和定量的数据分析能力的矛盾,我们的目标是在数据的基础上高瞻远瞩、为企业客户指引蓝海的方向;第三对矛盾是技术产品链和市场导向型的矛盾,我们在选择分析师的时候,就希望他有技术的行业背景并且对市场的动向敏感。


 


这三对矛盾反映到我们的市场策略上,就是学习田忌赛马的精髓。在美国的行业高峰会议上,我们讨论中国高科技市场的情况;在中国的本土创业者聚会上,我们讨论全球的“运营虚拟草根社区”的潮流。和单纯的消费者研究公司相比,我们在行业战略上有优势;与那些战略咨询公司相比,我们又掌握市场上的第一手数据信息。在与媒体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扮演技术专家的角色;在与厂商产品经理交流的时候,我们反馈他市场前沿的生动图像。


 


最后,我再谈几点,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感触到的,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在市场研究方面的不同之处。总的来说,中国企业比较感性,浮躁的心态比比皆是。而跨国公司的现代企业制度比较完善,比如契约精神、对制度的尊重、对个体的尊重、合作精神、信任精神等,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相对合作起来比较简单。


 


中国的创业者往往是从一两项技术作起来,以产品为核心,在市场化上面的临门一脚比较差。但是他们比较注重客户的细微的反馈,所以造成“种瓜得豆”的情况比较多,表现为面对现实的机会主义。在做企业的过程中,往往是被市场推着走,如若有一天,企业做大,想去推着市场走,就会遇到很大的决策困难,要么摇摆不定,要么孤注一掷。另外,企业家的合作精神也不够,唯我独尊、舍不得外包是企业家的典型心态。


 


而跨国公司往往是有成熟的业务模式,下决心之前会反复调研、深入规划,一旦开始做,就有一套步步为营的扎实功夫,舍得投入、舍得冒险,持续地测量改进。跨国公司不是一味地听从市场的信号,强调地是Listen(倾听)加Lead(领导),希望能够与产业链上下游的伙伴一起合作,按照通行的市场游戏规则,大家互惠互利,共同引领行业向前进。


 


结果造成中国企业从0100万很容易,而从1个亿到10个亿很难,普遍小富则安,缺乏远见卓识。这么说,并不代表我们对中国企业就没有信心。相反,在国家政府提倡“自主创新”的今天,中国企业只要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就有机会去改进它,走出属于自己的高科技发展之路。


 


很快,2006712是我们In-Stat China全体分析师和咨询顾问,第一次集体对外公开亮相的一天。我们已经为您摆好了酒席,要端出我们的研究成果凝聚而成的一道道大餐。希望能够为中国的企业做一些实事,领跑业界的市场创新,并且深入讨论如何把想法能否付诸行动。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总监郑云女士,会端出我们内部的针对分析师所作的三个方法论和项目规划的培训大餐,希望对有志于提高市场研究能力的企业或个人大有补益。我们在等你来!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08

浏览数: 次 星期二, 06月 20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P2P一变硬,上帝就发笑


我至今记得,在我高中时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在我大学时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这个书名显得有点怪怪的,最近又出了一个新的译本,好像名字改过了。但是我大学生活中深刻的记忆,还是这个怪怪的书名。


米兰昆德拉的文笔,很有音乐的韵味,一个主题会隐隐约约地变换出现。书中开宗明义讲了一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就是我今天这篇博客的题目的由来。我的同事Peter问我:为什么说“上帝就发笑”。我解释说:在商业社会中,顾客就是上帝。这个意思说的是:P2P从软件实现,变为硬件实现后,解决了易用性的问题,顾客就会心地笑了。


这是我前两周,有一天的下午,在亚美亚(Avaya)公司的实验室中的一次亲身经历。我们In-Stat,是全球领先的VoIP市场研究公司,因此我们身为分析师,经常被请去去接触各种各样的VoIP的设备和服务,成为最先体验的小白鼠。正像我们网站(www.instat.com.cn)上宣称地那样:In-Stat市场研究,专注在网络融合的新产业链中,为业者指引商机,来快速切入到next wave的商业浪潮中。


什么是网络融合,它既是电信、电脑和电子的融合,又是数据、语音和视频的融合。VoIP 就是网络融合中的一个重要话题。5年前,中国电信市场上出现了最早的一种VoIP业务形式,一直流行到现在,那就是主叫某个特服号码,比如 17909/17951等,然后获得长途电话费降低的一种“传输为IP”的电话服务。


但是最近业内讨论热烈的,是另外一种的VoIP,称为宽带电话。但是因为中国对此的政策,还是一个灰色地带,虚拟运营商的日子并不好过。为了避开与政策的直接冲突,很多业者把目光投向了如何在企业中实现VoIP,我们美国的分析师把这种类型的VoIP,称为IP Telephony。


简单来讲,IP Telephony就是用IP的方式来实现企业内部的电话系统。我们In-Stat China因为发展的需要,在2005年下半年打算上电话程控交换机的时候,就决心成为中国最早采用开源IP PBX的第一批中小企业之一,所以请了合作伙伴,直接跳过了模拟程控交换机的阶段,而采纳了Asterisk来作我们的IP电话系统。


半年多的使用体验下来,我还是很喜欢这套系统的。经常在我不在座位上的时候,比如在会议室、出差的酒店中,我笔记本上的IP电话接收到客户的来电,他还以为我在办公室中,而我获得了地点的解放,理论上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具有宽带互联网连接的地方办公。


在中国,Asterisk开源软件也已经获得了一批狂热的爱好者,不断在其上开发应用,甚至有一个呼叫中心方案供应商的产业集群,在深圳等地区悄悄形成,以具有中国特色的拼命三郎的精神,在不断演进和降低成本,其竞争力优势,让用户大呼过瘾。


作为PBX的领头企业,Avaya当然不会对此情况时若不见。去年他们并购了P2P的 VoIP厂商Nimcad,今天在北美市场上已经推出了,定价人民币3000-4000元/台的P2P基础上的企业IP电话。我那天在Avaya实验室中,就动手试用了一下该电话,其使用的直观性,让我大为赞赏。所以,让我来描述一下如何使用的:


首先看一下环境,有一台具有以太网供电能力的局域网交换机、两台P2P的IP电话机。该电话机与普通的电话比起来,只稍微大一些,上面的液晶屏能够显示更多的内容,实际的能力类似一台小电脑。然后我用网线,把第一台IP电话机,连接到了交换机上,液晶屏显示在启动,然后问我是否要创建一个站点,我就创建了一个名为Beijing的站点,并且设置了管理员口令。


然后系统重启,并继续问我名字叫什么,我输入了:Jason,然后电话机自动设置了自己的IP地址(类似Windows XP的AutoNet功能),并且自动设置了电话分机号为2001,这样就完成了。随后,我们VoIP分析师Kevin,也动手把网线连上了另外一台IP 电话机。


该电话机启动的时候,液晶屏上问他:是否要建立一个新的站点,还是加入一个已有的站点。他选择了加入一个已有的站点,系统就自动找到了Beijing这个站点,然后要求输入管理员口令,该电话机就加入了同一个站点中了。系统重启,液晶屏问 Kevin名字,他输入了Kevin,然后系统自动就设置好了IP地址和2002分机号。我拿起我的电话,拨2002,Kevin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电话就可以听到清晰的声音了,并且液晶屏幕上都显示了我们各自的用户名。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直观。如果你想像一下,我和Kevin之间,唯一的要求就是在一个局域网之内,如果有虚拟局域网(VPN)的话,不管我们之间相隔有多远,电话系统就这么容易地搭建起来了。而且,这个系统还有一个自动话务员。如果加上 Avaya按每个站点送给你的ATA(模拟电话转换器),那么外面的人打电话进来,就可以听到一个自动话务员的问候,如果按我们的名字的字母所对应的号码,就可以连接到我们的分机了。


随着每个人的增加,公司的通讯录自动更新,实际上原来必须由服务器所实现的IP PBX的功能,通过P2P的机制,在每台电话机上作了一个Mesh Network,即每个节点都有部分小服务器的功能。而且每个人还都有电话语音留言信箱、转发留言到电子邮件信箱、在线/离线状态显示等,功能上很超值。


因为我有使用基于服务器的IP PBX的经验,所以我能够体会出来,该套系统在改善用户体验上的长足进步。中小企业的老板,即使对IT没有任何的概念,也可以很方面地“所得即所用”地使用上最先进的IP语音系统了。这种使用模式,符合广大人民的使用习惯,增加一个人、减少一个人,在其电话上稍许作设置即可。


我想现在市场上的各种解决方案,为什么推广起来有难度?不仅仅是价格的问题,不仅仅是 IP语音如何推动业务流程的问题,最大的障碍还是对使用者的要求比较高,至少需要请一个专业人员来帮着管理。这个情况,可以和IPTV来对比地理解,实际上现在用电脑来看P2P流媒体电视,在效果等方面已经很不错了,但是PC的复杂性,还是让人们在休闲娱乐的时候,会望而生畏,向往坐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看点播电视的遐意。


这就是说:在今天的社会里,技术不是核心问题,在技术人员来看很多技术问题早已经解决了,但是为什么不能跨越鸿沟推广开来呢。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创造愉悦的体验。就像《娱乐经济》那本书中写道的:体验和服务的差别,就像服务和产品的区别一样,“千万里,我们追寻着你”。


从BT、Skype、PPlive开始,互联网上的P2P,已经让我们有了很多欣喜。 Skype的出现,实际上宣布了SIP协议的弱势,因为SIP协议没有对带宽管理的考虑;所以最近国外新推的P2P-SIP开放协议,是对Skype的 SIP阵营的反扑,可以做一个开放协议的Skype。P2P-SIP将来有机会在网络带宽大幅增长之后,与电信行业一直在宣传的IMS(IP MultiMedia Subsystem)的愿景,进行抗衡。


另一方面,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今天很多软件技术,可以很方便地写成SoC(System on Chip),来变成一个全功能的单芯片,让沙粒也具有智能。SoC的技术,可以让软件变硬件,强壮起来,对用户来讲减少了复杂性。所以,P2P变硬了,新技术变易用了,作为“用户即上帝”的芸芸众生,能不发笑吗?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264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5月 1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对TD的等待是为了互联网更好的爆发


中国的市场有多大?每天早上,在北京拥挤的地铁里,跻身于成千上万的上班族中,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面对海量的市场,但是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得任何一个公司的资源都显得捉襟见肘。因此做好工作的细分,在产业链的上下游做好衔接就至关重要。


因此我们In-Stat China的分析师们特别注重对产业链进行研究。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很多产业都慢慢细化出来很多的环节。市场需求都会从最终用户那里,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传导到最终的技术供应商那里。我们In-Stat所处的先进通讯产业链,实际上就是未来互联网产业链的一个雏形:消费者的需求,会传递给服务商、再传递给网络商、设备商、一直到芯片厂商,甚至是产业最高端的知识产权供应商。


我努力在理解为什么现在做很多生意,都要强调产业链、强调生态环境。原因是科技的进步,往往会带来很多做事成本的降低,而这种降低对很多生意来说,仅仅是他们成本花费的一小部分,因此该科技的商用化,必须有一种作平台的思想。在该平台上找到很多搞应用的合作伙伴,由他们去利用新技术来在各个细分市场产生出营业额来。


只有做平台,才能让技术的收益有想象空间,才能让技术持有人或者投资者对其回报感到满意。如果技术持有人一头扎下去作了某个应用,那么一方面收益的扩张性不够,另一方面作应用的时候,对应用的深入理解的重要性要高过技术手段的先进性。这就说,你要切入到高科技市场,要想好到底是要做出一个Microsoft Word似的平台产品,还是用Word去写一篇文章来卖钱。前者是技术驱动的思路,而后者是服务拉动的思路,在商务模式上有很大的差别。


每当一个群体的用户有了某种需求,就会有企业家看到满足该需求的价值,就会组织资源来抓住该需求,成就一番事业。这是最自然的市场演进的方式。但是新技术,有时候会违反这个规律。可能该新技术来自于大学和科研院所的实验室,企业家是把新技术和现有的运作模式碰撞出了火花来。


上周我主持了一次“拥抱3G”的产业链圆桌会议。TD-SCDMA作为中国的3G标准,在“标准立国”的今天,能为中国降低很大的技术采纳成本,是现在中国技术标准四大名旦:TD-SCDMA、WAPI、AVS、EVD中的当红台柱。3G的牌照迟迟未发,就是在等TD的测试能够在今年底之前出来确切的结果,在此之前不会发表任何新的消息。


那天的圆桌会议,除了来自TD核心阵营的展讯半导体、大唐移动系统和安捷伦测试设备的代表之外,还有很多从事增值业务的SP和CP。我仔细听了各位嘉宾的发言,听出来了两个弱小和两个“又爱又恨”。第一个弱小,是指现在中国的TD产业链还很弱小,WCDMA大兵压境,市场并不怀疑TD的技术不好,而是一直在怀疑到底我们是否能够把TD的产业链做起来。


第二个弱小是我们的增值业务服务商(SP和CP)们,他们在中国四大电信运营商的事实垄断下,显得很无奈也很无助。固网运营商对VoIP虚拟运营商要围追堵截、移动运营商对免费WAP站点要斩草除根,我们奢谈对内容和应用服务商的终端友好、网络友好,连最起码的平等待遇也没有。


这是两个弱小。那么两个“又爱又恨”呢?第一个又爱又恨是描述国际通讯巨头对TD的心态,不想参与但是有唯恐失去市场的机会,第二个又爱又恨是指四大电信运营商对VoIP和免费WAP的矛盾心态,既想打着“信息化服务商”的旗号去抢产业伙伴碗里的肉,又想靠这些伙伴的冲锋陷阵先把这个月的业绩指标给达到了。矛盾的心态,就像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到底是“堵”还是“疏”?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有谁能够和时代潮流抗争呢?中国的国家技术标准是潮流方向,互联网的新媒体运动是潮流方向。我真是为那些不识时务者而捏一把汗,在新技术的冲击下他们很快会彻底瓦解。圆桌会议的嘉宾,在思想火花的碰撞中,突然如电光闪烁,那样的巧合,是否说明TD正好可以和SP/CP联合起来,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闯出一片天地来?


因此对TD的等待是为了让互联网更好地爆发。中国的互联网,肯定是以手机移动网络为核心的,而不想国外那样以PC为核心。人们在手机上需要SP/CP提供丰富多彩的内容和应用,但是现在的移动运营商过于强势,不利于SP/CP的创造力发展。如果3G牌照颁发了,主做TD-SCDMA的移动运营商,一方面会因为弱小而更加愿意开放地去合作,另一方面因为采用国有标准节约了部分成本,而更愿意投资到发展整个生态环境的增值服务上,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信息化需求。


当然我们也不是要一棒子打死电信运营商的转型冲动,相反我们的分析师正在研究海外的语音信息服务门户的一些例子,来探讨诸如中国电信号码百事通的未来发展方向。互联网给各个产业带来了深刻的巨变力量,我们的思考方式从收费转向了免费,只不过是因为现在社会营销成本高了,免费的做法换来了注意力,实质是把可以收费的钱拿来当作广告费花掉了。这并不是洪水猛兽。


所以,让TD-SCDMA才沉默地长久一些吧,现在的沉默是为了未来的爆发,是为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远大前程的酝酿。这股酝酿而积蓄的力量,一旦爆发,会让业内所有的人心灵颤动。做好准备吧,为心灵颤动的商机而准备起跑。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221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5月 1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