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的博客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1月, 2008

联网化生活的四大料理-M.V.G.D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


步入2008年的新春假期前夕,南方遭遇数十年不遇的冰雪,而北京却艳阳高照空气清新,看来地球的环境系统的紊乱已经要步入膏肓了。在北京的灿烂阳光下,我琢磨着如何把联网化生活的头绪整理整理,希望不要像环境系统那么地紊乱。在网络融合的今天,在联网化的生活中,有四大料理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分别是Mobile, Video, Game和Device,简称M.V.G.D,这样的字母排列让我不经意地想起一首称为Y.M.C.A的歌,你听说过吗?


 


Mobile,无线和移动,代表的是消费者体验的随身化。如果你还没感受到Mobile的力量,那你就有可能没有生活在中国,因为中国有五亿多的手机用户。以iPhone的例子为证,在过去的200多天,苹果公司每天卖2万台iPhone,但是其中的35%没有在美国AT&T的网络中激活,反而有10%(大约40万台)奔向了中国,也就是说每3台从美国出境的黑iPhone中有1台流落到了中国移动的网络中。


 


在碎片化生存的后现代中国社会中,手机成为伴随着我们去穿越各个时空、内容和表像的碎片,就像我早上还在香山爬山的时候听手机中的歌曲,而中午就在地铁中用手机维信阅读TechCrunch博客,到了下午在避风塘中用手机Wi-Fi上网来读Mippin中的流行杂志,北京这个宽容无比的城市,让我这样的知识工作者,时常感触到它已经粉碎到体无完肤,需要我在拥挤的人群中紧紧攥住我的手机,去移动上网,来获取最新的资讯,如心灵泉水一般流入我的心脏。


 


Video,就是电影或者称视频,代表的是消费者体验的生动化。人类对信息和娱乐的消费,已经从印刷时代无奈而又坚定地走到了视频时代。我自己的娱乐时间,就是花在去豆瓣看影评、然后到迅雷去下载电影来看。怪不得迅雷被评为中国破坏版权的万恶之源,而它呢,也没有得到多少好处,靠“很黄很暴力”的一些地下广告生活着,活生生是一个自我矛盾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21世纪后出生的孩子们,已经对文字的热情非常减退了,而对多媒体的视频情有独钟,这是历史的潮流在支撑互联网视频产业向前走。中国现在的流媒体互联网视频公司,可以分为P2P流媒体和视频分享型的两类,前者主要服务的主要是短头的内容,而后者服务的是长尾的内容。P2P流媒体可以降低视频的分发成本,可以靠广告挣钱,而视频分享可以降低内容的获取成本,可以靠发现优秀创作者挣钱,各有各的市场。


 


Game,就是游戏是虚拟人生,代表的是消费者体验的互动化。当我看《谍影重重》的杰森.波恩在欧洲大陆穿越,寻找他逝去的记忆时,泛起了我回忆10年从荷兰到德国汉诺威看博览会一路上坐中巴车所经历的那些场景,恍惚间我就是杰森.波恩。这就是游戏的魅力,你可以实际参与进去,去和故事情节互动,但任主角来决定下一个人生篇章从哪里开始。


 


In-Stat美国分析师介绍,2007年明显可以看到人们对游戏的消费,已经超过了对电影和音乐的消费增长。当我看着我儿子的时候,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游戏的一代。所以,几个星期之前,在成都的锦里逛街的时候,看到三国时代很多充满了古人智慧的玩具,我一口气就买了捉放曹、T之谜、孔明锁等游戏,希望下一代从这些游戏中能学到比书本上更多的人情世故。


 


暂停一下(就像中国的股市涨了一年之后嘎然停止一样),前面这三个字母,都是现在最热的,而且它们组合起来形成的,也都是热点。比如Mobile Video,Mobile Game,Video Game等。因为它们代表的都是服务的潮流,而这些服务的料理在2.0时代都是可以乱搞(Mash-Up)起来的。M.V.G最后要落实到收入,还要看D—Device(嵌入式硬件)这个老大。


 


Device,就是设备或者称终端,代表电子娱乐和媒体的最终落地,帮助厂商变现和帮助服务嵌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去。在中国人们历来是愿意为硬件而非软件来付费的,各种现代化的消费电子设备的乐土就在中国,因为我们这里内容几乎免费,从早年的VCD、DVD到现在的MP3、PMP、PND等都是如出一辙。


 


Mobile的Device就是各种各样的手机,可以用iPhone来做代表,让你一个手握着就可以上完整的互联网。Android这样的开源项目更是可以插入各种各样的微件来展现互联网上的各种服务。深圳的本土手机厂商空前的价格竞争能力,让中国人可以3个月换一台手机,你相信吗?


 


Video的Device,传统上是机顶盒,但是因为歌华数字电视的内容乏善可陈,我家的机顶盒一直闲着;现在最时尚的是Apple TV Take Two,让你用家里的Wi-Fi,就可以直接下载各种内容到盒子上,然后通过通过电视机上播放,我想要一台把它Hack后支持迅雷客户端,就能实现我的数字家庭梦想,省得我要把笔记本电脑连到电视机再配一个无线鼠标来遥控。


 


Game的Device,就是Wii或者PSP,取决于你的使用场景来选购,如果你是在想不出什么样的场景你需要用到这样的设备,考虑一下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将要来拜年的小孩们吧,他们的鼠年新春才会过得不同凡响。学校老师们也在研究如何用这样的游戏机,提高孩子们考高分的能力。


 


传统上主宰我们信息和娱乐生活的电信运营商和广电运营商,在2008年将会看到日益加剧的管道化危机。他们应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危机呢,也许要做社交网络,根据In-Stat的研究,我们相信未来的运营商价值在于运营一个注意力和内容的交易所,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倾向来选择是付出时间来看广告换取内容或者直接用金钱来购买内容。


 


网络融合的今天,Device加上Connected Service(联网化的服务,指的就是M.V.G),是未来的价值在去中心化和往边缘转移。你成为联网的消费者了吗?你准备好去迎接M.V.G.D的时代了吗?你该做些什么呢?M.V.G.D是鼠王的料理,全看如何搭配了,顺祝鼠年新春快乐!


 


更多精彩博客,请点击:http://www.instat.com.cn/index.php/blog/jason-yin/

星期三, 01月 30th, 2008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被智能联网的生活化沙砾所包围的明天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 


我6岁的儿子最近酷爱科幻电影,我带着他一起看了我也似懂非懂的《黑客帝国动画版》。从那天开始,他就问身边所有遇到的人,妈妈、奶奶、外公、幼儿园老师、班车司机,是否真的到2015年的时候,机器人会奋起反抗,把地球人都放到液体大罐子中,当作标本养起来?


 


这是一个恐怖到比《僵死新娘》还让我儿子害怕的场景。但是今天我在互联网上看了大量有关2008年CES的新闻,感到这一天真的有可能很快会到来。因为智能的沙砾已经越来越多,都能够通过无线技术去联网(我相信Wi-Fi是主要手段),从互联网上下载和安装各种各样的微件(widgets)。


 


继续我之前在In-Stat博客中所反复宣扬的“碎片化生存”的理论,“生存”被打碎了,成为了各种各样时空和内容上的碎片,所以软的和硬的微件的时代,很快地飞翔到了我们头顶。他们的形态,不再是黑客帝国中的机器人的傻根样,而是一个个用XML、REST、AJax等技术包装起来的微件,在你身边的任何一个嵌入式设备的SoC上展现又展现,就想获得你的注意力。


 


首先从硬件的角度看,CES上一个吸引眼球的产品是一个超级积木式的组装电脑,称为Bug Labs。你可以很方便地插拔,来把它组成你自己的梦想电脑,这是未来智能沙砾的初级版本,从今年3月份就要开始销售了,我完全可以把它买来,配上企鹅俱乐部这样的Flash游戏,送给我儿子玩。因为这比简单的乐高积木,有了更多的“设备+服务”娱乐体验。


 


还有一款说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正式推出来的产品,那就是原来一帮XBox的人在圣地亚哥正在加班加点研发的Chumby,可爱地像是一个橄榄球,你可以抱着它躺在沙发上上网,并且它所有的功能都是开放源代码的,让你可以订制它从闹钟到视频监控无所不能。深圳也出了一款“骚电”,外观上有些类似,但是系统能力上还差很远。


 


然后从软件的角度看,2008年无疑会成为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一年。关于移动互联网,大家最多的争议是,到底“移动”通讯占主导,还是“互联网”占主导,从我们In-Stat分析师的分析来看,互联网占主导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那么互联网的特色就来了:微内容微格式。这种“微”的原因是每个人都越来越要掌握自己注意力的方向,只会被真正个性化的内容所吸引。


 


这方面想想挺奇怪的,互联网是两极分化严重,从赢家通吃的极端会聚,到长尾现象的不断小众,两个趋势同时存在。供应商不断长尾下去,而消费者的界面会不断会聚,因为这世界上越来越稀缺的资源,不是石油,而是人的注意力,因为作为注意力的一个主要支撑着: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定数—不管你有多少个核同时处理,你只有一天24小时。


 


社交网络有可能会解决注意力稀缺的问题,因为你只看你朋友的信息;但是另一方面,可能会加重这个问题,因为大量的SNS中的朋友不是你想加的,而是他们主动跑来请求你加的。从这个因素看,也许想Hipihi或者梦境家园这样的虚拟式3D动画型的社交网络是人们更愿意在其中神游的。移动互联网的社交网络,最好是等下半年中国移动的3G和A-GPS服务和500元左右的Phone+PMP+PSP+PND一体化设备都准备好,就可以迷倒一大帮学生了。


 


今天的计算越来越随身化,苹果推出的iPhone、iTouch和Macbook Air,每一招都是指向你想行走中计算的死穴,好像比Intel的MID遥不可及,而更加让人相信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真正来临了。在我随身化的电脑中,要会聚所有我喜欢看的微件,而阻挡那些不招自来的垃圾信息,这就是我的智能沙砾。它的具体形式可以是家里的冰箱、餐厅中的饭桌、挂墙上的年历、甚至小到我衣服上的一颗纽扣。


 


听起来挺理想的,但是就怕我儿子最关心的那个问题会发生,这些各种消费电子形态的智能小机器人,会不会哪天也成立一个联盟,要求人权和新劳动法的待遇?那个时候,我们作为人类,是不是就要退缩到液体灌子里,仅仅动动想法就可以在虚拟社交网络中过完我们的一生?


点击浏览更多Jason精彩文章http://www.instat.com.cn/index.php/blog/jason-yin/

星期一, 01月 21st, 2008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