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的博客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7月, 2006

穿过SP黑暗的运营商的脸


中国移动在7月初出台了,对SP进一步加强治理的政策,在行业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悲观的论调在市场上流行,SP垂死之说到处流传;作为全球专业的通讯行业市场研究公司,In-Stat的分析师在和行业内人士广泛接触的基础上,对这个政策的影响,抱谨慎观望态度,并不是一味地唱空。


在移动增值业务市场上摸爬滚打的SP们,干的是农业,因为一样是看天吃饭的。只不过这里的老天爷,不是大自然的老天爷,而是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无线运营商。自从2000年推出移动梦网之后,运营商就为这些做增值业务的SP们提供代计费代收费的服务,并且从信息费中分成,经典的比例是拿到15%的信息费而流量费全部归运营商所有。


按理说中国移动提供的只是一种代计代收的服务,既然是服务就有一个服务质量的问题。但是因为中国移动在整个产业链中太重要了,单个的SP根本无法与其抗争,即使你是在Nasdaq上市的SP公司的老总,中国移动的随便一个小员工也可以把你呼来喝去。因为大家的饭碗都来自于每月与移动的结账,但是该账单又不受任何第三方独立审计的,运营商于是拥有至高无上的决定权,神似上帝。


进入2006年,形势更是严峻。移动把公司口号从“移动通信专家”变为了“移动信息专家”,进一步明确了要做内容而非单纯信息管道的信心和决心。再加上对SP业务整治了将近两年,政府仍然认为SP的产品质量和服务依旧存在很大问题,影响到了3G牌照的发放问题,中国移动于是乎在7月初出台了更为严厉的管制政策,让那些在纳市上市的SP公司的股价应声而落,并且所有的SP公司都加班加点连夜奋战在找出路。


SP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中国大大小小的约有几千家。除了房地产行业,SP是一夜暴富效应比较明显的地方。所有从她诞生以来,就引来很多的争议:不良内容、骗取钱财、钻游戏规则的漏洞,都是SP行业受到诟病比较多的原因,也已经几起几落了,让行业中的人开始产生动摇。一个流行的说法是:韩国是中国在移动增值业务方面学习的国家,他们的短信已经不行了,而WAP也在走下坡路,所以大家都有一种日薄西山的感觉,对SP的前景表示怀疑。


怀疑是怀疑,但是不能转行;因为环顾一下四周,没有比SP更赚钱的行业了,前十大SP公司的毛利率都在50%以上。Easy money挣多了之后,当然干不动那些挣钱少的活了。In-Stat作为全球领先的高科技行业研究公司,一直是看好中国的移动数据服务市场的。每年中国会新增5-6千万的手机用户,每年的手机销售量上亿,3G牌照即将发放等,都是对SP市场的基本面的利好因素,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从移动运营商来说,他们扮演者监管者的角色,就要对SP严加管制;但是光2005年运营商就从SP业务中,流量费加上信息分成费,收入达到70亿美元,是所有上市SP公司的总收入(13亿美元)的六倍,而且比前一年增长了60%,超过了SP 公司的收入增长速度。作为要让资产保值增值的运营商来说,不会坐视这部分利益受损的,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SP公司的创新内容,来吸引那些口味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无常的年轻消费人群。


SP的出路实际大家都很明白,要成为content developer,真正创作出来对用户有粘性的产品和服务。另外,要往手机内置和互联网Web 2.0去发展,也是大家的共识。关键是理解消费者的需求,但是这对于长期看运营商的脸吃饭的SP来说,有点难。难在现在既不是资产阶级(富裕到中国移动的程度)、也不是无产阶级(毕竟现在每个月还从移动结账很多回来),要闹革命就会前怕狼后怕虎。


随着中国移动7月初政策的执行,SP们当然还是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想出很多应对方法来,因为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但是In-Stat预测整个市场的水分还是会被挤掉20-30%,小的SP要遭殃了。真的是在这一片SP的黑暗中,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消费者价值定位,然后投入下去精耕细作长期耕耘,而不能像以前那么浮躁了。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拿起头来,你能看到运营商微笑的脸,因为他知道在3G时代他将会更加需要你。


2006-7-18晚7点,写于中粮广场星巴克。
Jason Yin of In-Stat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23

星期五, 07月 21st, 2006 未分类 1,376条评论

青岛 黄海 蓝色创新


昨晚我们坐在青岛著名的饮食一条街-云霄路-的小渔村大排档门外,看着来来往往热闹的休假和商旅人群,开玩笑说:消费电子展(SinoCES)在青岛的召开,至少让青岛的GDP增长了0.5个百分点。今天一早,我就和我们的消费电子分析师Rebecca赶往了青岛国际会展中心,一路上没有看到多少人,和美国CES熙熙攘攘的场景比起来,让我们再次认识到中国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青岛,作为一个黄海之滨的美丽城市,经常让我们这些渴望看到大海的北京人为之向往。出租车驶过石老人海滨,我被一片蓝色的海洋上的碧波涟漪兴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古代中国人不把这个海称为当今非常流行的“蓝海”,而要称为“黄海”,难道预示着我们的产业就只能生活在介于红海和蓝海之间的“黄海”?

进入到会展中心内部,新派的敞亮的大厅,现代化的设施,让我们还是感受到了一些高科技的气息。我们从4号馆开始转,里面有美国展团,但是美国参展商只有可数的几家。不知道是因为怕中国学到他们的产品设计理念,还是认为中国的价格竞争太残酷,美国企业看来对中国市场并没有多少兴趣。

4号馆中,最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华旗资讯的展台上还是有很多让我们激动的新产品。Rebecca拿起来那个1000兆像素的爱国者数码相机,仔细端详,很遗憾该产品的外观设计还是笨头笨脑的传统型,一点都不讨巧。倒是华旗数码实验室的一款快照式点菜仪,颇有新意,可以解决一些人机界面的易用性问题。走着走着,还遇到了华旗的冯军总裁,正带着我的老板,IDG集团的熊晓鸽意请你。在转展台;我就抓住这个机会,介绍了我们下周要办的报告发布会暨庆典酒会


随后,我们就转到了国内大型家电厂商汇集的1号馆。通过与几家机顶盒厂商谈,大家都很兴奋,因为今年上半年来看,机顶盒的销量真正开始启动起来了。我们在长虹的机顶盒展台,现场访谈了一位从技术转到销售的四川小伙子。我问他:“在目前数字电视整体转换的形势下,究竟什么是你最大的挑战?”。他毫不迟疑的回答:“老百姓能否养成为电视服务而付费的消费习惯。”

下午的时间,我们是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会议厅度过的,一边享受着免费WiFi上网的优待,一边听着业界的老大轮番上台演说。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真人在台上都比其公布出来的照片,好像要老20岁。这一方面说明各公司的PR很善于维护老板的形象,另一方面也说明你要成为业界大佬必须付出更多的精力代价老得快。

青岛消费电子产业的代言人张瑞敏,并没有出现。海尔来了个副总,从U时代世界是平坦的开始,讲了海尔如何创新出差异性的。英特尔的杨旭,鼓吹互联网的成长,用了一个比喻“大头粗管道”来强调PC终端智能化的重要性。德州仪器的程天纵,俯首往昔,谈了手机市场的高成长,并且没有忘记提醒我们德州仪器占有手机芯片市场的50%以上。

后来的演讲者中,我记得的就两位了:清华同方的陆教授,鼓吹数字电视内容运营的重要性;长虹的一个副总,说面对IT 厂商对客厅的侵蚀,家电厂商也要冲去做手机电视移动化。所有的发言,都是围绕一个字:融合。我于是对Rebecca说,看来我们是有先见之明的,我们已经把融合清晰地定义为我们的核心研究领域。

回忆一天的活动,我这里要讲讲最让我感受到“蓝海战略”的一件事:网络空调。我们的研究总监郑云小姐,去年夏天就表达过:如果能够回家之前,就远程启动家里的空调,一进去就很凉快,不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吗?

我们在海尔的展台上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台网络空调。海尔工厂的青岛女孩,很纯朴热心地给我们演示,如何用短信来远程启动空调,空调接受命令之后,还会回复一条短信给你。我有一种马上给郑云打个电话报喜的冲动。后来和海尔的工程师聊了一下,空调中可以加一个GSM模块,但是缺点就要买个sim卡每个月交月租费。海尔已经向电信运营商申请了几个短信端口,只要你的手机号和配对的空调机作过注册了,运营商就可以在短信接收平台上,通过远程接入到你的家庭网络中去控制你家的空调。

过了一会儿,我们有来到了海信的展台上。他们研发中心的李博士,又给我们演示了一台网络空调。这次不是用短信,而是打个电话过去。该空调上有IVR的自动语音应答,根据语音提示,你按键就可以远程操作空调了。李博士解释说:这种方式可以利用你家现有的电话线,打过去电话几声,没有应答之后,就可以进入自动语音系统了;这比用短信还简单。

我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要不说把CES放到青岛来呢,我真是见识了中国消费电子厂商的创新能力。原来海尔、海信的海,都是蓝海的海,而不是黄海或红海了。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312

星期五, 07月 7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