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n-Stat中国总经理殷建松的博客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5月, 2006

P2P一变硬,上帝就发笑


我至今记得,在我高中时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在我大学时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这个书名显得有点怪怪的,最近又出了一个新的译本,好像名字改过了。但是我大学生活中深刻的记忆,还是这个怪怪的书名。


米兰昆德拉的文笔,很有音乐的韵味,一个主题会隐隐约约地变换出现。书中开宗明义讲了一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就是我今天这篇博客的题目的由来。我的同事Peter问我:为什么说“上帝就发笑”。我解释说:在商业社会中,顾客就是上帝。这个意思说的是:P2P从软件实现,变为硬件实现后,解决了易用性的问题,顾客就会心地笑了。


这是我前两周,有一天的下午,在亚美亚(Avaya)公司的实验室中的一次亲身经历。我们In-Stat,是全球领先的VoIP市场研究公司,因此我们身为分析师,经常被请去去接触各种各样的VoIP的设备和服务,成为最先体验的小白鼠。正像我们网站(www.instat.com.cn)上宣称地那样:In-Stat市场研究,专注在网络融合的新产业链中,为业者指引商机,来快速切入到next wave的商业浪潮中。


什么是网络融合,它既是电信、电脑和电子的融合,又是数据、语音和视频的融合。VoIP 就是网络融合中的一个重要话题。5年前,中国电信市场上出现了最早的一种VoIP业务形式,一直流行到现在,那就是主叫某个特服号码,比如 17909/17951等,然后获得长途电话费降低的一种“传输为IP”的电话服务。


但是最近业内讨论热烈的,是另外一种的VoIP,称为宽带电话。但是因为中国对此的政策,还是一个灰色地带,虚拟运营商的日子并不好过。为了避开与政策的直接冲突,很多业者把目光投向了如何在企业中实现VoIP,我们美国的分析师把这种类型的VoIP,称为IP Telephony。


简单来讲,IP Telephony就是用IP的方式来实现企业内部的电话系统。我们In-Stat China因为发展的需要,在2005年下半年打算上电话程控交换机的时候,就决心成为中国最早采用开源IP PBX的第一批中小企业之一,所以请了合作伙伴,直接跳过了模拟程控交换机的阶段,而采纳了Asterisk来作我们的IP电话系统。


半年多的使用体验下来,我还是很喜欢这套系统的。经常在我不在座位上的时候,比如在会议室、出差的酒店中,我笔记本上的IP电话接收到客户的来电,他还以为我在办公室中,而我获得了地点的解放,理论上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具有宽带互联网连接的地方办公。


在中国,Asterisk开源软件也已经获得了一批狂热的爱好者,不断在其上开发应用,甚至有一个呼叫中心方案供应商的产业集群,在深圳等地区悄悄形成,以具有中国特色的拼命三郎的精神,在不断演进和降低成本,其竞争力优势,让用户大呼过瘾。


作为PBX的领头企业,Avaya当然不会对此情况时若不见。去年他们并购了P2P的 VoIP厂商Nimcad,今天在北美市场上已经推出了,定价人民币3000-4000元/台的P2P基础上的企业IP电话。我那天在Avaya实验室中,就动手试用了一下该电话,其使用的直观性,让我大为赞赏。所以,让我来描述一下如何使用的:


首先看一下环境,有一台具有以太网供电能力的局域网交换机、两台P2P的IP电话机。该电话机与普通的电话比起来,只稍微大一些,上面的液晶屏能够显示更多的内容,实际的能力类似一台小电脑。然后我用网线,把第一台IP电话机,连接到了交换机上,液晶屏显示在启动,然后问我是否要创建一个站点,我就创建了一个名为Beijing的站点,并且设置了管理员口令。


然后系统重启,并继续问我名字叫什么,我输入了:Jason,然后电话机自动设置了自己的IP地址(类似Windows XP的AutoNet功能),并且自动设置了电话分机号为2001,这样就完成了。随后,我们VoIP分析师Kevin,也动手把网线连上了另外一台IP 电话机。


该电话机启动的时候,液晶屏上问他:是否要建立一个新的站点,还是加入一个已有的站点。他选择了加入一个已有的站点,系统就自动找到了Beijing这个站点,然后要求输入管理员口令,该电话机就加入了同一个站点中了。系统重启,液晶屏问 Kevin名字,他输入了Kevin,然后系统自动就设置好了IP地址和2002分机号。我拿起我的电话,拨2002,Kevin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电话就可以听到清晰的声音了,并且液晶屏幕上都显示了我们各自的用户名。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直观。如果你想像一下,我和Kevin之间,唯一的要求就是在一个局域网之内,如果有虚拟局域网(VPN)的话,不管我们之间相隔有多远,电话系统就这么容易地搭建起来了。而且,这个系统还有一个自动话务员。如果加上 Avaya按每个站点送给你的ATA(模拟电话转换器),那么外面的人打电话进来,就可以听到一个自动话务员的问候,如果按我们的名字的字母所对应的号码,就可以连接到我们的分机了。


随着每个人的增加,公司的通讯录自动更新,实际上原来必须由服务器所实现的IP PBX的功能,通过P2P的机制,在每台电话机上作了一个Mesh Network,即每个节点都有部分小服务器的功能。而且每个人还都有电话语音留言信箱、转发留言到电子邮件信箱、在线/离线状态显示等,功能上很超值。


因为我有使用基于服务器的IP PBX的经验,所以我能够体会出来,该套系统在改善用户体验上的长足进步。中小企业的老板,即使对IT没有任何的概念,也可以很方面地“所得即所用”地使用上最先进的IP语音系统了。这种使用模式,符合广大人民的使用习惯,增加一个人、减少一个人,在其电话上稍许作设置即可。


我想现在市场上的各种解决方案,为什么推广起来有难度?不仅仅是价格的问题,不仅仅是 IP语音如何推动业务流程的问题,最大的障碍还是对使用者的要求比较高,至少需要请一个专业人员来帮着管理。这个情况,可以和IPTV来对比地理解,实际上现在用电脑来看P2P流媒体电视,在效果等方面已经很不错了,但是PC的复杂性,还是让人们在休闲娱乐的时候,会望而生畏,向往坐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看点播电视的遐意。


这就是说:在今天的社会里,技术不是核心问题,在技术人员来看很多技术问题早已经解决了,但是为什么不能跨越鸿沟推广开来呢。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创造愉悦的体验。就像《娱乐经济》那本书中写道的:体验和服务的差别,就像服务和产品的区别一样,“千万里,我们追寻着你”。


从BT、Skype、PPlive开始,互联网上的P2P,已经让我们有了很多欣喜。 Skype的出现,实际上宣布了SIP协议的弱势,因为SIP协议没有对带宽管理的考虑;所以最近国外新推的P2P-SIP开放协议,是对Skype的 SIP阵营的反扑,可以做一个开放协议的Skype。P2P-SIP将来有机会在网络带宽大幅增长之后,与电信行业一直在宣传的IMS(IP MultiMedia Subsystem)的愿景,进行抗衡。


另一方面,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今天很多软件技术,可以很方便地写成SoC(System on Chip),来变成一个全功能的单芯片,让沙粒也具有智能。SoC的技术,可以让软件变硬件,强壮起来,对用户来讲减少了复杂性。所以,P2P变硬了,新技术变易用了,作为“用户即上帝”的芸芸众生,能不发笑吗?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264

星期四, 05月 1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对TD的等待是为了互联网更好的爆发


中国的市场有多大?每天早上,在北京拥挤的地铁里,跻身于成千上万的上班族中,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面对海量的市场,但是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得任何一个公司的资源都显得捉襟见肘。因此做好工作的细分,在产业链的上下游做好衔接就至关重要。


因此我们In-Stat China的分析师们特别注重对产业链进行研究。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很多产业都慢慢细化出来很多的环节。市场需求都会从最终用户那里,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传导到最终的技术供应商那里。我们In-Stat所处的先进通讯产业链,实际上就是未来互联网产业链的一个雏形:消费者的需求,会传递给服务商、再传递给网络商、设备商、一直到芯片厂商,甚至是产业最高端的知识产权供应商。


我努力在理解为什么现在做很多生意,都要强调产业链、强调生态环境。原因是科技的进步,往往会带来很多做事成本的降低,而这种降低对很多生意来说,仅仅是他们成本花费的一小部分,因此该科技的商用化,必须有一种作平台的思想。在该平台上找到很多搞应用的合作伙伴,由他们去利用新技术来在各个细分市场产生出营业额来。


只有做平台,才能让技术的收益有想象空间,才能让技术持有人或者投资者对其回报感到满意。如果技术持有人一头扎下去作了某个应用,那么一方面收益的扩张性不够,另一方面作应用的时候,对应用的深入理解的重要性要高过技术手段的先进性。这就说,你要切入到高科技市场,要想好到底是要做出一个Microsoft Word似的平台产品,还是用Word去写一篇文章来卖钱。前者是技术驱动的思路,而后者是服务拉动的思路,在商务模式上有很大的差别。


每当一个群体的用户有了某种需求,就会有企业家看到满足该需求的价值,就会组织资源来抓住该需求,成就一番事业。这是最自然的市场演进的方式。但是新技术,有时候会违反这个规律。可能该新技术来自于大学和科研院所的实验室,企业家是把新技术和现有的运作模式碰撞出了火花来。


上周我主持了一次“拥抱3G”的产业链圆桌会议。TD-SCDMA作为中国的3G标准,在“标准立国”的今天,能为中国降低很大的技术采纳成本,是现在中国技术标准四大名旦:TD-SCDMA、WAPI、AVS、EVD中的当红台柱。3G的牌照迟迟未发,就是在等TD的测试能够在今年底之前出来确切的结果,在此之前不会发表任何新的消息。


那天的圆桌会议,除了来自TD核心阵营的展讯半导体、大唐移动系统和安捷伦测试设备的代表之外,还有很多从事增值业务的SP和CP。我仔细听了各位嘉宾的发言,听出来了两个弱小和两个“又爱又恨”。第一个弱小,是指现在中国的TD产业链还很弱小,WCDMA大兵压境,市场并不怀疑TD的技术不好,而是一直在怀疑到底我们是否能够把TD的产业链做起来。


第二个弱小是我们的增值业务服务商(SP和CP)们,他们在中国四大电信运营商的事实垄断下,显得很无奈也很无助。固网运营商对VoIP虚拟运营商要围追堵截、移动运营商对免费WAP站点要斩草除根,我们奢谈对内容和应用服务商的终端友好、网络友好,连最起码的平等待遇也没有。


这是两个弱小。那么两个“又爱又恨”呢?第一个又爱又恨是描述国际通讯巨头对TD的心态,不想参与但是有唯恐失去市场的机会,第二个又爱又恨是指四大电信运营商对VoIP和免费WAP的矛盾心态,既想打着“信息化服务商”的旗号去抢产业伙伴碗里的肉,又想靠这些伙伴的冲锋陷阵先把这个月的业绩指标给达到了。矛盾的心态,就像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到底是“堵”还是“疏”?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有谁能够和时代潮流抗争呢?中国的国家技术标准是潮流方向,互联网的新媒体运动是潮流方向。我真是为那些不识时务者而捏一把汗,在新技术的冲击下他们很快会彻底瓦解。圆桌会议的嘉宾,在思想火花的碰撞中,突然如电光闪烁,那样的巧合,是否说明TD正好可以和SP/CP联合起来,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闯出一片天地来?


因此对TD的等待是为了让互联网更好地爆发。中国的互联网,肯定是以手机移动网络为核心的,而不想国外那样以PC为核心。人们在手机上需要SP/CP提供丰富多彩的内容和应用,但是现在的移动运营商过于强势,不利于SP/CP的创造力发展。如果3G牌照颁发了,主做TD-SCDMA的移动运营商,一方面会因为弱小而更加愿意开放地去合作,另一方面因为采用国有标准节约了部分成本,而更愿意投资到发展整个生态环境的增值服务上,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信息化需求。


当然我们也不是要一棒子打死电信运营商的转型冲动,相反我们的分析师正在研究海外的语音信息服务门户的一些例子,来探讨诸如中国电信号码百事通的未来发展方向。互联网给各个产业带来了深刻的巨变力量,我们的思考方式从收费转向了免费,只不过是因为现在社会营销成本高了,免费的做法换来了注意力,实质是把可以收费的钱拿来当作广告费花掉了。这并不是洪水猛兽。


所以,让TD-SCDMA才沉默地长久一些吧,现在的沉默是为了未来的爆发,是为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远大前程的酝酿。这股酝酿而积蓄的力量,一旦爆发,会让业内所有的人心灵颤动。做好准备吧,为心灵颤动的商机而准备起跑。


http://www.instat.com.cn/Default.aspx?tabid=221

星期四, 05月 1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